当前位置:首页 >> 家装知识

沙尘之锁 第二十二章 神秘废墟的变化(上)

发布时间:2020-04-05 来源:家装知识 点击:0

沙尘之锁 第二十二章 神秘废墟的变化(上)

与布里克技术长分开之后,梅林艾弗里在夜幕的掩护下走了很久,直到玫红色的晨曦隐隐出现在天边,才找了一处距离道路不远的稠密树林歇歇脚。

在布鲁弗莱的炼金学徒之中,艾弗里算得上体质出色。由于脑子里面塞满了失落文明的知识,他很重视体力锻炼带来的好处。

通常而言,艾弗里不是在实验室和图书馆里进行研究,就是跑到学院广场上挥汗如雨,甚至偶尔还和担任保卫工作的中低级熔金战士较量一下。

然而他毕竟不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真正的熔金战士,经过一番鏖战和半个晚上的徒步跋涉,艾弗里的体力已经消耗殆尽,双脚沉重酸痛,几乎快要失去知觉了。

由于事发突然,艾弗里的绝大多数随身行李都失落在废铁镇,身边只有几瓶炼金药剂和随身的药剂师挎包。这些药剂和挎包里面的融金术材料都称得上价值不菲,足以支撑前往考文垂的旅途费用。

然而等到背靠大树休息一阵之后,艾弗里才沮丧的想起来,他已经和桑丘商人谈成了一笔交易,用自己身边的全部融金术材料,换来了一件拥有精神力防护和隐匿气息功效的炼金斗篷。

这件斗篷还在艾弗里的肩后飘扬,只是因为遭到战斗波及显得更加破旧了。年轻的学徒考虑了一会,取出强化测金术的金属薄片贴在额头上,开始集中精神力,沟通智慧之都散发的独特波动。

或许是身份转变为正式居民的缘故,这一次艾弗里只花了几秒钟时间,就感到全身传来隐隐约约的失重感,随后是一阵强烈的光影闪烁。等到视野恢复正常的时候,背后的笔直雪松已经变成了一堵残损断壁,放眼望去,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在深沉如永夜的黑暗之中。

只有一座用建筑碎片临时搭建的简陋小屋依然灯火通明。

艾弗里惊讶的揉了揉眼睛,周围的废墟让他感到非常熟悉,但是他可以发誓,自己在上次离开之前绝对没有看到过这座小屋。

智慧之都在几百上千年之前,就已经是是一片死寂的城市废墟,只有引导者魔像和极少数神秘区域还有上古文明的点滴痕迹残留。这座突然出现的简陋小屋与上古文明完全是截然不同的风格,无论是建筑碎片搭建的墙壁,泥浆粘合的缝隙还是摇摇欲坠的外形,都很像是由拾荒者搭建的临时窝棚。

智慧之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拾荒者,因为在最初点燃智慧之光的时候,头脑愚笨和没有得到基础教育的临时居民恐怕都会一筹莫展,最后在黑暗之中耗尽精神力而死。能够活下来成为正式居民的人,至少也是拥有正式资格的炼金术师。

艾弗里摸了摸手指上的冰霜皇帝戒指,整理了一下肩后的斗篷和腰间的挎包,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然后尽可能蹑手蹑脚的朝简陋小屋接近。

艾弗里必须弄清小屋里面究竟存在什么威胁。这里是他在智慧之都的落脚点,他必须保证绝对安全,哪怕小屋里面躲着一位敌意十足的炼金导师,他也没有退缩的余地。

接近简陋小屋的过程顺利得让人不敢相信。艾弗里在墙壁上找到了一处没有封堵好的缝隙,橙红色的灯光从缝隙间流泻出来,让人一看就心生暖意。

“无论看到什么东西,我都必须保持冷静。”艾弗里在心中默默告诫自己,“哪怕是上古文明典籍中提到的血戮妖、猎颅者或者易形怪,我也必须绝对安静。任何微小的声音都有可能让我送掉性命。”

足足进行了两分钟心理建设,艾弗里才感觉到自己的情绪渐渐镇定下来。他用斗篷裹住身体,慢慢探出头去,眼睛凑近那道缝隙

“诸神在上”艾弗里双眼瞪大,勉强遏制住一声惊叫,面庞因此涨得通红,“这是撒图姆药剂师还有废铁镇的维克托头领他们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屋外表简陋,内在却还勉强说得上舒适。屋子中间是一张宽大的融金术实验台,各类精巧设备琳琅满目,应有尽有;实验台一侧是个巨大的壁炉,里面燃烧着暗红色的石炭,提供源源不断的暖意和光明;另一侧贴墙放着一排厚重的药剂柜,柜门全都敞开着,里面整齐有序的摆放着标准化的透明药剂瓶,瓶身上贴着小巧的标签。

对于一位痴迷于调制药剂的融金术学者来说,这座简陋的小屋无异于父神垂怜的幸福天堂。

撒图姆药剂师就是如此。这位身材瘦削、心胸狭窄、有着一张刻薄面孔的药剂师一副狂热的神态,半个身子伏在实验台上,双眼眨都不眨的注视着正在进行的融金术实验。

在他的面前摆着整整两排水晶烧杯,酒精喷灯燃烧正旺,烧杯里面的液体沸腾着,散发出来的蒸汽在实验台上方凝聚成久久不散的彩色雾团。

撒图姆药剂师仔细观察着每个烧杯里面的药剂调制情况,不时伸出手去,朝某个烧杯里面投入些许原料,脸上的表情随着药剂产生的变化而变化,时而喜悦,时而紧张,时而懊恼,看上去有些滑稽,却又让人张不开嘴巴嘲笑。

艾弗里非常肯定,哪怕自己走进小屋,来到撒图姆药剂师的面前,这位曾经满腔敌意和嫉妒的药剂师也不会抬起眼睛来看他一眼。这是药剂师的天堂,原料应有尽有,设备精巧完备,配方多不胜数,才没有时间去嫉妒别人呢。

维克托头领显然没有被撒图姆的狂热所感染,这位颇具指挥才能的高阶熔金战士坐在壁炉旁边的一把椅子上,姿态看似轻松,实际上却像是绷紧的弓弦一样,随时都可以跳起来进行战斗。一把火药手枪和一柄闪烁着电火花的细刺剑放在他触手可及的橡木矮桌上,艾弗里毫不怀疑它们能够展现出来的强大威力。

拥有冰霜皇帝戒指这张底牌,艾弗里并不畏惧维克托头领,更不把没什么实战能力的撒图姆药剂师放在眼里。然而艾弗里亲眼见到维克托头领血腥而狰狞的尸体,也见到了撒图姆药剂师坍塌成一片废墟的住宅。他相信这两个人都已经死去了,出现在这里的究竟是亡灵,是幻影,还是某种更加难以对付的东西呢

就在艾弗里犹豫不决,甚至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小屋的壁炉里面突然冒起一股劈啪作响的火焰,在半空中凝聚成一张燃烧的面孔。

“欢迎此地领主,市民梅林艾弗里前来视察。”那张面孔发出的声音同样劈啪作响,像是火焰在燃烧,“药剂师小屋现有红铜级雇员一名,钢铁级守卫一名,垃圾及以下等级药剂四十二瓶,红铜级药剂五瓶,请您指示。”

北京前海医院医生柳州牛皮癣医院咋样连花清瘟颗粒的效果怎么样

女人腰酸腿疼是什原因
心脏早搏如何治
玉林湿毒清胶囊是治什么的

上一篇:狂风第一卷杀星转世第3章偷偷尾随p第二天缘由

下一篇:不思议迷宫孙悟空冈布奥厉害吗柔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