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建材选购

驭神传第五十一章牢狱塌营养

发布时间:2021-01-15 来源:建材选购 点击:0

驭神传 第五十一章 牢狱塌

“我,我做了什么?”张延云喃喃自语,脚下的地面已经开始龟裂,蛛般的裂缝瞬间爬遍四面墙壁。

“咔吧!”

裂缝迅速扩大,然后彼此间融合成更大的裂缝,很快就演变成倾塌之势。

“快走!”半空中的铁链也急速晃动,但却还没有坠落,魏山回头,冲着发愣的张延云和李心兰怒吼道,“快离开,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牢狱顶部已经有碎石掉落,李心兰冲到张延云面前,一把抓住张延云的手臂。

张延云勉强站直身子,回头看向半空中的魏山:“魏前辈,那你怎么办?”

“不要管我,不要管我!!!”魏山大吼,“快走!”

“张公子,走!”李心兰用力握住张延云的手。

张延云看到魏山的双目,那双苍老的眼睛死死地瞪着他们,老人嘴里还在大声喊着“快走”之类的话,只是声音已经渐渐被倾塌的碎石掩盖。

“轰!”

头顶一声巨响,青砖石的房顶彻底裂开,巨大的石块猛然砸落。

张延云心里很难受,他觉得魏山根本就不像坏人,这么和蔼的老人,当年到底因为什么被悬庭教和朝廷关押在这呢?不仅关了十年,而且现在就要死了。

张延云眼眶一阵酸涩,但此时整座牢狱摇摇欲坠,他不能再犹豫,和李心兰奋力朝通道口冲去。

“走!”少年怒吼着咆哮着,也发泄着。

“嗖!”

一道赤红的光芒从先前封印所在地方飞出,宛若裹挟着滔天血气与杀气,穿过碎石,拦在张延云二人身前。

红光翻转,露出一只猩红的瞳孔!

张延云和李心兰整个人都僵硬住了,那眼睛给人的感觉太过暴戾凶恶,带着浓郁的血腥味,李心兰的脸色瞬间苍白,张嘴呕吐。

张延云也好不到哪里去,只觉得空气里有一柄无形的铁锤在敲击他的心房。

“咚!”

“咚咚咚!!!”

气血翻涌,刚刚吸收的神力彻底失控,变得紊乱。

“噗……”张延云张口吐出一口血,五脏六腑难受得受不了。

二人难受地瘫倒在地,张延云双手抱头,头疼欲裂,在他眼中面前仿佛是一片血海,血海里漂浮着无数人的尸体,有鲜红的断手从血海中伸出来,抓住他的脚,把他往无尽的血海中拽去。

意识渐渐模糊,视野里只有血红。

“赤瞳!老夫在此!!!”朦朦胧胧里张延云听到老人的怒吼,如垂暮雄狮最后的一吼,即便不如壮年,也威风依旧!

说来奇怪,听到魏山这一声喝,那红光仿佛立刻找到了目标,“嗖”地一声朝老人飞速窜去!

张延云二人顿时不那么恶心,张延云挣扎着回头,烟尘飞石中只看到那道红光飞速绕着魏山旋转一周。。

“啪啪啪啪!”

<朝鲜高层代表团突访韩国p> 空中又传来四声响,夹杂着微弱的金光,紧接着张延云隐隐约约看到半空中魏山的身体坠落下来。

那红光斩断了铁链!

红光下坠,似乎是朝着魏山坠落的地方。

张延云想到那红光的危险程度,不由替魏山担心,站起身跌跌撞撞朝那跑了几步。

“张公子小心!”

突然,身后传来李心兰惊呼的声音!

还没等张延云反应过来,李心兰就从身后重重撞在他身上,把他撞飞在地!

“轰!!!”

巨石轰然砸落在他原先的地方。

只差了那么一刹那。

烟尘四起。

……

……

石板还在掉落,墙壁依然在崩塌,但张延云却觉得世界从来没有那么安静过。

他呆呆地看着之前自己站的地方,脑子里一片空白。

烟尘缓缓散去,他看清了。

掉下来的不是巨石,是那座神像,是殿堂里那座蒙尘的神像。

神像砸落了下来,摔得四分五裂,捻着兰花的手臂滚落在张延云面前。

张延云张口,却说不出话来,胸膛里似乎被一团巨大的棉花堵住,喘不开气,只能“啊啊啊”地张着嘴。

“不……”终于他说出了第一个字,颤抖得几乎不能说是一个完整的音节,他猛地双手扯住自己的头发,痛苦地撕扯着,“不……这,这不是真的……”

“不……不可能……”

“张……张公子……”微弱的声音从神像下面传来,若有若无,像即将断线的纸鸢。

张延云一愣,随即双手并着双脚连滚带爬冲到神像下,看到只露出上半身的李心兰,下半身已经被神像彻底碾碎,隐隐流出些带沙的鲜血。

“心……心兰姑娘……”张延云“噗通”一声跪倒,双手剧烈颤抖着,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李心兰还是很美,只是脸上已经毫无血色,苍白得可怕,眼里的生机也在迅速流逝。

“我,我现在就救你出来……”张延云猛然想起什么,站起来奋力想要推动那尊神像躯体,却只是枉依次又分出天灵、地元两大长老守护然。

“没,没用了……”李心兰闭着眼,呼吸虚弱,轻声道,“我,我知道我要死了……”

张延云再次“噗通”跌倒,双原标题:安徽:警察邀人打架打死人数次获无罪16年后终判刑频道手撑地,眼泪控制不住地滴落,他恨不得把手指插入地面!

“怎,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他痛苦地捶着地面,仿佛这样就能赶跑死神。

“张,张公子……这,这个你拿去……”

张延云抬头,看到李心兰颤抖着把左手举起来,张开。

整只手臂都在颤抖,手心里放着那枚“机械师”的引符。

张延云愣住了。

“本,本来说好我要成为一名……一名优秀的机械师修行者,但是现在看来,我……我应该没机会了……”

“张公子,谢,谢谢你的好意,这一次就,就当我还你的好了……”

“你,你拿去吧……”

张延云觉得自己的手从来没有这么沉重过,怎么举也举步起来。

“机械师”引符从李心兰手心滑落,飘落到张延云的手心中。

凉凉的,润润的。

像是一道清流划过张延云的心头。

他猛然想起了什么,豁然抬头!

“不,不,你不会死的,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会救你,我可以救你的!”

“我可以的!”

“别怕,别怕,我不会让你死的!!!”

张延云嘶声怒吼。

“小妖!!!”

缓慢性心律失常如何造成
济南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武汉哪家男科医院好

上一篇:在汶川大地震一周年到来前夕营养

下一篇:为什么泰迪拉不出便便了位置

相关阅读